订单断崖式跌落!停招暑期工!东莞深圳工厂连续关闭、罢工、无薪放假…

订单断崖式跌落!停招暑期工!东莞深圳工厂连续关闭、罢工、无薪放假…

七月的天气火热难耐,但电子业者的心却拔凉拔凉的。<\/p>

近期,国际形势动荡,全球经济低迷,原材料涨声不断,企业面临成本上涨、内需不振问题,加上疫情反复,很多物料无法到位,企业生产时断时续,海外客商阻隔在外,出口订单大量流失。<\/p>

中小企业首当其冲,时至今日,停工的停工,倒闭的倒闭,收缩规模的收缩规模,日子异常难熬。<\/p>

多数工厂暂停招揽暑期工<\/strong><\/p>

日前,受疫情影响对香港出口下滑影响,及部分工厂为求自保,不敢像过往般大规模招聘,深圳大多数工厂7月后就传出不再聘请暑假工,该城市不乏找不到工作,甚至被迫就地安家的外来民工。<\/p>

据第一财经报道,每年7月都是深圳龙华汽车站最热闹的时候,车站一楼和三楼常常聚集大量的劳动派遣公司,为深圳乃至大陆各地的工厂输送临时工人。但当地目前却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求职民工,许多人坐在地上和台阶上,等待仲介带进厂,也有不少人等待无果。<\/strong><\/p>

一名劳务中介表示,目前深圳大多数工厂已经不请暑假工,除了请满以外,一些大厂对年龄有很严格的限制,小厂则自身难保,也不打算招暑假工<\/strong>,“前几天有工厂说招人,但只有100个岗位,结果有近千人去了现场入职。”<\/p>

对此,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区域发展规划研究所主任黄睿指出,部分原因是企业订单减少,2022年上半年深圳出口贸易有结构性下滑。香港一直是深圳最重要的出口地,占总额36.7%,但受疫情影响,今年前几个月深圳对香港出口额年减近20%,导致一些技能要求较低的就业职位需求减少。<\/p>

另外,今年不同规模企业的订单量出现分化,企业内部供应链相对完善的大型生产企业、具有一定专业化分工的零部件生产企业,订单情况较好。但规模小、从事下游组装的企业受国际贸易摩擦和订单转移的影响,出现生产锐减。这也是市场就业机会减少、时薪低的原因。<\/strong><\/p>

东莞一电子厂:无薪放假至10月<\/strong><\/p>

暂停聘请暑假工或多或少反映出工厂正面临无订单或订单下滑的窘境。<\/p>

例如,近年5月底, 一家东莞的电子厂宣布全体员工放近五个月的无薪假期<\/strong>的通告在业内传开。<\/p>

据该公司表示,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对全球经济贸易造成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加之战争的突然爆发,对本不友善的市场来说更是一场雪上加霜的灾难,大环境的影响直接导致公司遭受了极大的冲击<\/strong>,形势异常严峻:<\/p>

1、国内外订单严重脱节呈断崖式下跌;<\/strong><\/p>

2、成品货物不能及时出货而造成成本积压;<\/strong><\/p>

3、物料断断续续无法维持正常生产。<\/strong><\/p>

综合以上种种因素,经公司高层领导慎重考虑后决定,于2022年6月1号开始无薪放假,暂定至2022年10月中旬复工,期间如有变更会另行通知。<\/p>


<\/p>

通知显示,暂定10月中旬复工,但是能否顺利复工就是未知数了。<\/p>

停工停产,8月1日起不再支付工资<\/strong><\/p>

无独有偶,同样在5月的最后一天,东莞另外一家电子大厂的员工突然收到公司发的《停工停产待岗安排通知》。<\/p>

通知表示,公司将于2022年7月1日起正式停工停产,不再提供工作岗位,直到另行通知;2022年8月1日起公司不再向员工支付工资报酬,也无法提供住宿、饭堂条件或食宿补贴等福利,公司每月发放相当于东莞市最低工资的80%的生活费。<\/p>

通知还指出,为降低对员工们的影响,不减少劳动报酬收入,建议员工们即日起入职重组设立并成为国有企业全资子公司的东莞某公司。通知表示,新公司认可各员工在原公司的工作年限,并提供不低于原工资、福利待遇及劳动条件等。<\/p>


<\/p>

据业内人士透露,近几年疫情反反复复,海外客商阻隔在外,订单大量流失,再加上材料成本上涨、运输不畅等多方面影响下,三四月原本影视旺季今年却变得十分冷清。<\/p>

入不敷出,深圳沙井一包装工厂倒闭<\/strong><\/p>

今年6月份,一家位于深圳沙井的包装工厂骤然倒闭,令人唏嘘。<\/p>

据消息人士透露,疫情刚刚爆发之际,物流、运输等对塑料包装的需求骤然猛增,该工厂的订单爆满。<\/p>

但2021年,全球原材料涨声不断,与此同时,全球经济环境也不断恶化,工厂订单开始明显萎缩,企业也随之进入了亏损状态。<\/p>

进入2022年,工厂订单断崖式下跌,新订单几乎没有,老客户订单也少之又少。<\/strong>工厂没有了收入的同时,还得支付高昂的厂房租金,每天都是入不敷出,整体运营几乎全靠贷款撑着。<\/p>

据透露,工厂经营已有八年多,厂房租金总计一千多万,甚至高于企业这些年所赚的利润。在工厂的巅峰时期,一年的厂房租金高达200多万<\/strong>。<\/p>

制造企业最敏感的成本因素无非是原材料、设备、人力和租金,租金太高,企业只能节节后退,而一些来不及反应的企业,便可能在高昂的租金成本下灰飞烟灭。<\/strong>深圳高昂的租金,成了压垮这家包装工厂最后的一根稻草。<\/strong><\/p>

编者按<\/strong><\/p>

国内制造企业面临“订单荒”,经营惨淡,与消费电子景气度下滑不无关系。<\/p>

疫情前期,民众曾掀起购买笔记型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的热潮,但这股狂热已经消失,受通膨影响,想要升级电脑设备的消费者因此缩手。此外,市场对加密货币的追捧也在消退,受加密货币市场崩跌影响,民众等在电脑商店门外抢买加密货币挖矿芯片、高阶电玩芯片等景象已不再。<\/p>

市场比预期消退得更快,IDC 数据显示,今年全球PC 出货量将下降8%;此外,占总体芯片需求约20%左右的智能手机销量预计也将下降,中国大陆这个全球最大手机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今年4月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三分之一,且电脑和手机市场未来还可能加剧萎缩。<\/p>

在此市场行情下,中小企业今年真的难,别说挣钱了,就是能顶住压力活着已经算赢家。唯有希望 世界动荡局势早日消停,疫情早日消退,民众消费信心提振,产业恢复往日的繁荣景象。<\/p>

☆ END ☆<\/strong><\/p>